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奇迈文苑 > 正文

只愿成为“你”

【来源:龙岩学院官网 | 发布日期:2017-12-29 】

文/罗一家(龙岩学院对外汉语专业09级校友)

接到清书老师的邀请以后,迟迟不敢动手。一来工作了没有整块的时间来整理思路,二来自己离家这三年横冲直撞,被世事打磨得没有一点女儿家该有的柔软,要回忆母校追忆似水年华总觉有些唐突。

一回首, 在校的四年的青春倾闸而泄,我们笑过闹过,哭过醉过:选修课必逃,必修课选逃。当时觉着这就是所谓的青春,如若换作现时今日,我必不惜一切回到讲台下,做奇迈山下受浇灌的小花。

毕业三年,同窗好友仍常有联络,忆及文院,真真切切的是,师恩难忘。

在网上看到一个调查,80%以上的本科毕业生认为大学里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就是毕业论文了。诚然,我从大二的暑假就因为毕业论文开始惶惶不可终日,觉得博大精深的汉语无论从哪个角度着手都是难如登天, 加上从来没有对外汉语的教学经验,毕业论文简直就是一个死命题。 后来清书老师给我们上了汉字学的课,看他清瘦挺拔地站在讲桌前,把他对汉字、教学、教师、教育乃至人生的认识毫无保留地娓娓道来,我就想,等我做了对外汉语教师, 我也要这样, 把汉字的美温情脉脉地介绍给世界。最后确定了汉字相关的毕业论文,之后的实习教学也特别注重汉字教学,研究生的论文也是汉字教学,这样看来,清书老师对我的影响,倒是比毕业论文还要大得多了。

中文专业的女生大抵都期待过两种老师,一种谦谦如玉,另一种才情横溢,恣意狂放。 上李昶和兰寿春老师的文学课,如同坐在他俩掌舵的舟上,随着他们在文学的海洋里徜徉。

两位老师上课风格虽不尽相同,却都是性情中人,至今记忆尤新的是李昶老师讲唐诗平仄时提及取名亦要注意平仄,“你们看,最后一个字是平声的名字叫的顺口, 我们来看一下。”拿起点名册随意点的几个名字却都是仄声结尾,老师手持点名册咂嘴,突然发现新大陆似地点了我的名字,“罗一家……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!”我的名字和后面脱口而出的一句家常话,被李老师拉长声调地喊出来,尾调绵长悠远如同古人吟咏唐诗,全班的人愣是等到李老师这句话的余音落地才爆笑出声。

兰老师上课的时候肢体和表情都甚为丰富,解读文学作品的时候也总是激情澎湃,情感丰沛。《琵琶记》里赵五娘任劳任怨,尽心服侍公婆,兰老师滔滔不绝,给我们描绘出一幕戏剧,讲到赵五娘自咽糟糠还被婆婆误会时,情到深处竟然哽咽不能;过了一会儿讲到蔡赵夫妻团聚又喜笑颜开……讲一出戏比演全武行还要累,一堂课下来,每每大汗淋漓,也让下面的学生直呼过瘾。

文学院的女老师们也各不相同,有的温婉敦厚,有的直爽利落,更有气质非凡,风姿绰约,让我等女生扼腕兴叹。

此时想要特别感谢林丽芳老师,为了我们能够顺利的通过普通话测试,应我们班同学的“无理”要求,特别和学校争取为我们班开设了普通话的选修课。上午林老师在凤凰校区有四节课,下午要赶过来给我们上选修课,却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。高强度的授课对嗓子的伤害非常大,我们班四十几个人在底下尝试发音十分嘈杂,林老师也从来没有皱过眉头,哑着嗓子反复给我讲解发音方法,并进行示范。

由于考研,我还旁听了咏梅老师的语言学纲要,每次问问题,都收获颇丰;蕙瑛老师的现代汉语也是深入浅出,偏僻入里;黄婷老师指导我的毕业论文和研究生面试更是倾囊相授……师恩难忘,最难忘是她们严谨的治学态度、无人能敌的耐心和不计成本地付出。

现在我也成了一名老师,“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”,只愿今后的日子里,也能成为学生心中感恩的那个 “你”。

IMG_2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