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奇迈文苑 > 正文

难忘芳园303

【来源:龙岩学院官网 | 发布日期:2017-12-28 】

文/范水金 (龙岩师专中文系92级校友)

初见芳园,是在24年前的夏天的尾巴。爬上长长的坡,在接新生的学长的带领下,我站在了芳园楼前。这是一座怎样别致精巧的楼啊!这应该是当年18岁的我人生中见过的最美的楼了!大门口横眉上镌刻着金色的两个大字“芳园”,霎那间我似乎看见满园花开,阵阵清香迎面扑来,把我心头还隐约藏着的一些因首次离家而产生的不安、紧张、惆怅一扫而光,人也一下子欢欣雀跃起来。从此,“芳园”成了我今后两年的新家。

走进303,宿舍已入住了三位师姐。她们是温柔可亲的 “钦姐姐”、美丽内敛的“英子”和活泼机灵的“玲子”。三位师姐又是替我放行李又是替我整理床铺,而我倒像个没事人一样,傻傻的站着不知道该干什么。我看见除了她们三, 还有一个铺位已经整理好了,她们告诉我,那一位来自永定,如今和家人外出了。后来我们大家爱称她“玲儿”。

最后一位来到303的名叫“蝴蝶”。当时看到她铺位上贴的名字我就在猜想,这应该是一个很美丽很特殊的女孩,偏偏又姓“颜”,有颜色的蝴蝶那一定是五彩斑斓的最美丽的蝴蝶了吧。果然,当这个名叫“蝴蝶”的女孩在几位哥哥的簇拥呵护下来到303就带来了不一样的风采。蝴蝶从泉州安溪“飞”来,带来了我所不知道的岩城以外的世界。那个时候,我到达最远的地方就仅限于岩城,所以蝴蝶带来的世界是奇妙的、令人着迷的。听着她和哥哥们用我从来没听过的方言交谈着,看着一件一件我所没看过的物件从行李箱里搬出来, 我的眼前好像打开了一扇门,呼唤着我去探寻。是的,后来,后来我真的在蝴蝶的带领下来到一个更新的天地——福州。那是我第一次乘坐火车,蝴蝶带着我穿过福州“五一”广场, 走过白塔,来到福州的西湖公园。她还带我走过农校浓绿的树荫,吃过福大的食堂。当年的蝴蝶带给我一个新奇的世界, 如今的蝴蝶也已开创了她自己人生中的新篇章。为美丽能干的蝴蝶喝彩!

师姐“钦姐姐”是我的上铺,她真是一位温柔可亲的“亲姐姐”。在她的呵护下, 我以我最快的速度熟悉了校园的每个角落,知道去食堂打饭的最佳时间,知道了开水房、澡堂在哪,还知道了去图书馆应该借什么书。说起来,我在师专看的第一本外国小说还是“钦姐姐”推荐的《巴黎圣母院》。当时被《巴黎圣母院》开篇那冗长的场景描写吓倒了,觉得看不下去了,“钦姐姐”给我一个温柔的“摸头杀”后,坐在我身旁轻声细语的解释给我听,引领我走进文学那神圣的殿堂。我是长汀人,那时由于松毛岭隧道并未开通,回家之路成了我这个晕车族的畏途。“钦姐姐”是漳平人,离家近些。有次她看出情绪有些低落的我想家了,于是不露痕迹地热情地邀我去她家玩。“钦姐姐”的家就在铁路旁,那一夜,本来就认床的我听了整整一晚上的铁轨声和火车的鸣笛声,但是一转头看到身旁的“钦姐姐”那平静安详睡着的脸,我的心一下子也安静下来:家,是你永远安于休憩的地方。刚毕业后的那几年在师大函授学习时还碰上了几次“钦姐姐”,后来就再也没了她的消息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“钦姐姐”你好吗?我想你一定是过得很好的,这,也是妹妹我想永远祝福你的。

303的“瑛儿”来自如今我生活的连城。但她自我介绍时总说自己祖籍仙游,那神情自然的带着对家乡的无比热爱,令人艳羡。“瑛儿”在303虽然年龄最小,但却自带王者之气,也许是她的多才多艺赋予,也也许是她学富五车的父亲的悉心教导。但她最令我“倾心”的是她那双修长的腿。她有一条蓝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,一穿上啊,我的眼里就只看得见那双修长的美腿了,害得我好几回夜里躺被窝里拉扯自己的小短腿,恨不得第二天就能拥有她那样的长腿。咳咳,当然,当年我就是拥有了“瑛儿”那样的大长腿,可是,我也不可能拥有她那一样蓝得发白的牛仔裤。“瑛儿”,这个秘密我可从来没和你说过!

温柔善良的“萍儿”家就在龙岩的东肖,所以她是303最经常回家的幸福的人。每次“萍儿”回家我们303便集体掰着指头计算她返回的时间。每当估摸着她应该回来了,便一次一次跑阳台上去张望,或者索性趴阳台上假装看风景。其实啊我们不是怕“萍儿”恋家不回,而是盼望着“萍儿”从家里给我们带回美味的煮花生,鼎鼎大名的龙岩花生啊!当年“萍儿”家有种花生,卖相好的卖了,剩下些卖相不好的就留着自家吃。可就是这些卖相不好的花生也是我们303大家争相抢食的美味。至今,我再也没有吃过比当年更好吃的龙岩花生了。

也许是当年物质比较匮乏吧,也也许十八九岁的内宿生活需要一些其他的滋味吧。二年级的时候,三位师姐毕业了,303又来了3位新同伴。其中有两位化学系广东妹子,她们的入住给303带来了浓烈的“生活气息”。而我们这中文系妹子人数占绝对优势的303居然也被卷入了这个具有化学变化作用的浓烈的“生活气息”中。化学系俩妹子好像老是在食堂吃不饱一样,每天都在303鼓捣饭菜。我们晚自习一回来啊,整个303弥漫的“生活气息”让你又痛恨又嘴馋。终于有一天熄灯后的卧谈会中我们中文系的妹子被“攻陷”了,我们决定集体去“偷菜”。我们正讨论得欢快的时候,一向沉默老实的“萍儿”居然幽幽地冒出一句:“昨天我经过我伯母的菜园,发现菜园里的菜长得都挺好。”嘿嘿嘿,这不是此地有菜昭然若揭的提示嘛。于是,第二天傍晚,我们便假装散步,在校园内外四处逛荡。晚自习回宿舍不久,303就淫浸在一阵阵水煮青菜的“生活气息”之中。而这气息竟然缠绵了二十几年,如今应该还在303每个成员的内心深处氤氲着吧!

啊,难忘芳园303!

记得第一次跷课只是为了去公园赏菊!

记得第一次参加社团活动只为了混入影院看电影!

记得第一次因为想家大家安慰来安慰去结果哭成一团!

记得第一次集体外出野炊每个人都吃得肚子滚圆迈不开步伐!

……

mmexport1508941552154

近年有几次学习机会回母校,又见芳园楼。还是爬上依然长长的坡,站在了芳园楼前,当年美丽精致的芳园楼在二十几年的风雨中,显得有些羸弱有些灰蒙蒙,大门横眉上镌刻的金字也显得暗淡了。303的房门依然掩隐在松涛之中。我多想伸出手指轻扣门扉啊!但我不敢,我怕敲开门,记忆中的303就一切烟消云散!那就让这一切深藏记忆吧,作火,取暖。

2016年9月于连城